生理性别女、心理性别男?吴昕首演话剧,为东野圭吾作品“特训”

时间:2021-01-02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“特别轻松,《片想》终于演完了,这是一个学习过程,我和角色日浦美月没有一点重合的地方。”《片想》在浦东大戏院预演场结束,主持人吴昕长舒一口气。这出改编自东野圭吾小说的悬疑舞台剧,将于2021年1月15日至17日在美琪大戏院首演。

《片想》为东野圭吾入围日本文学直木奖小说《片想い》(中文小说译名《单恋》)官方授权演出,讲述上世纪90年代一起因性别认知障碍难以在社会获得性别认同而引发的凶杀案。和一般案件不同,这次凶手神崎见鹤看上去完全坦诚,声称就是自己在人迹罕至处杀死纠缠女招待佐伯香里的跟踪狂。但在东野圭吾笔下,杀人动机永远比作案手法重要:原来神崎见鹤就是日浦美月,一个生理性别女、心理性别男的性别认知障碍者。观众不由自主站在“坏人”这边,成为“凶手”倾听者和“知情不报的帮凶”。

“朋友们以为我接了喜剧,没想到《片想》是主题那么沉重的戏。”吴昕首次登陆话剧舞台,以“日浦美月”的男性打扮亮相,诠释这个有着强烈情绪冲突的角色。《片想》与吴昕平时工作说话语速、腔调以及与人交流的方式截然不同,“我的话剧表演属于零基础,与主持工作方式差异大,感谢剧组一点点教我。”为了演戏,吴昕进行全方位体能训练,“我一直是个闲散的人,能靠着就靠着。这次在排练厅来回用力走,每个人都会监督我,纠正偏女性的动作。”

对于日浦美月而言,性别并非只有户籍上单纯的两性。当日浦美月犹豫不决是否要自首时,是朋友们劝阻了她:好不容易决定跟随内心活一次,为了那样一个家伙的死亡担责任、进监狱,值得吗?《片想》预演场迎来不少观众与吴昕粉丝。吴昕说,微博上每个@她的表演意见,她都会看。上台是否紧张?吴昕笑言,没有力气想紧张与否,“只有一个想法,尽力演好日浦美月。《片想》告诉我们,每个人内心有一个世界,差别在于是否敢于实现自己,这个过程无法用好与坏评价。”

东野圭吾诸多悬疑小说中,《片想》文学性极强,抽丝剥茧揭开真相,给读者直击内心的情感体验。舞台剧《片想》保留原有重要情节,叙事结构又抽离出动人心魄片段,将日浦美月、西胁哲郎和中尾功辅三人视角互相穿插重叠,拼贴出完整的悬疑剧情、人物关系及性格全貌。

“吴昕成全了《片想》全剧风格,实现对不同类别人类的探索。”导演俞鳗文说,“《片想》像昭和时代老电影,娓娓道来??谁不是过着一种人生,又向往着另一种人生。剧中每个角色都有情感黑洞,如同我们心里也都有着一份‘和自己的单恋’,那是精神或生存的困境下的‘在别处’。我让每个出现在舞台上的角色同他们内心的‘单恋’握手言和。”

《片想》是制作人仵桐参与的第五部东野圭吾作品,“将30万字小说改编,相当于一部电视剧体量”。《片想》编剧罗鼎屹是东野圭吾忠实书迷,“把他的小说改编成舞台剧不仅是致敬、复述,而是剥离故事,让我和东野圭吾一起讲故事,这是博弈而不是合作,我们各自有讲故事的方法。”

《片想》舞台利用日式移门构成二层空间,灵活整合生活场景碎片,组成一幅拼贴大画面。不同角色出现在同一时刻同一场景,既是碎片又成整体,暗示过去影响着现在,现在决定着未来,犹如“蝴蝶效应”。多媒体视频凸显悬疑氛围,制造蓝、粉、黑白三种不同色调的监视器效果,虚实交替中产生第三视角观看监视器的错乱感。平面绘画的视频风格与实体空间形成对比的拼贴效果。全剧尾声时,凶手在他者温情脉脉的牺牲与十字架下得到救赎,舞台碎片场景整合成垂直平面感的画面,完全变成三维纵深感的空间,令观众唏嘘。

栏目主编:施晨露 文字编辑:张熠 图片编辑:邵竞本文图片来源:主办方 供图

来源:作者:诸葛漪